百度好链:提供网站快速收录强大反链各大知名网站
您好,请 【登陆】【注册】
今日热门:
您现在的位置:百度好链 > 小说 >

踏天无痕_ 第一千零一十章 敬酒罚酒-笔趣阁

作者:网友投稿 发布时间:2020-12-08 19:25 浏览:
    以轮回殿魔族为主的魔兵主力没有立时对人族布于太华山、丹霞渡的防线进行猛攻,而是停在阴魂岭,在阴魂岭的东西两翼,积亿万尸骸布下两座万魔枯骨大阵。

    天色阴霾之际,身处太华山中的将卒,甚至隐隐能听到苍穹深处传荡而来的鬼哭狼嚎。

    整座数千里方圆的阴魂岭整日都笼罩在阴云煞雨之中,草木皆腐,那些阴煞之气最易沉积的谷壑间,不知道有多少厉魂恶魄在暗中滋生;就算哪一天有厉害的鬼物滋生,也丝毫不令人觉得奇怪。

    阴魂岭原本是人魔两族的一座古战场,流阳帝国前期,人族几场内乱,阴魂岭也是主要战场,积煞甚厉,这时候则彻底让魔族变成阴煞之地。

    与此同时,鬼奚老魔所率领的玄阴谷魔兵以及天呈山残部,也从北庭西北部往南转移,在阴魂岭往北一万里左右的武侯岭建立据点。

    虽说武侯岭正对着紫柏山南麓的积井陉大通道,但魔族显然并没有撕开积井陉攻入北陵的奢望,在武侯岭建立大型据点之后,玄阴谷魔族及天呈山的残部兵马,并非聚集到武侯岭就停下来,而且还在不断的往南、往阴魂岭聚集。

    玄阴谷魔兵主力,以数倍强悍兵力,在室韦山锁龙陉里,曾被秦虎山所率领的西北勤王精锐死死堵住两年多时间都没能打下来,就说明山河之险的优势是能被战斗意志强盛的人族精锐发挥到极致的。

    紫柏山的山河之险,不在室韦山之下,北陵军在紫柏山设三座都护府,分别负责防守紫柏山深处井陉、仙壶口、飞狐道三处大通道,各部署一百万兵马,就足以将两三倍之多的魔兵封堵在紫柏山之外。

    甚至在每一个关隘处布署一百万精锐兵马都有些多了,在随时能征调援兵的情况,依托山河之险、部署三五十万精锐跟一两座天地防护大阵,就已经足够了,而之所以部署上百万兵马,实际是还有大量的凡民滞留在紫柏山中,利用山岭深处的盆地、溪谷垦种、滋息,需要分派一部分兵马防备魔物的袭扰。

    等后续地方防御体系建立起来,大大小小的山寨拥有一定的防御力之后,紫柏山腹地的驻兵还能继续缩减。

    这种情形下,魔族将优势兵力囤于紫柏山以东被人族放弃的湖泽间,在战略上显然是没有太多意义的。

    而魔族将北线的兵马不断的往南转移,又以阴魂岭为主基地,沿万涛河下游往西延伸,才能给北陵郡国形成更大的压力。

    虽说万涛河、怒川江这一类河道动辄宽逾百里的大江大河,很难用术法直接冰封起来(毕竟除了上游来水的冲击外,人族也有玄法高修,破坏掉冰封层),但每年入冬后,海东大陆的北方地区天地寒煞笼罩,江河从上游到下游、十数万里长的河道一起冰封,那从丹霞渡到横断山东北麓的海陵城之时,近四万里的河道,就处处被魔族能进攻北陵郡国的通道。

    这种情形之下,相比较紫柏山依靠三五座坚城就能封堵魔族攻势,万涛河沿线的防御形势,显然是要严峻十倍、百倍。

    魔族也没有想过拖延到冬季后毕功于一役,夏秋两季,一方面不断加强阴魂岭的万骨枯魔大阵,要将阴魂岭搞成崇国内部最为重要、规模最大的养魔地、人国魔域,一方面又不断将兵力往西延伸,挑选阴煞易积之地建立大小规模不等的据点,不仅对北陵郡国的万涛河防线构成压力,也形成对将边境线撤退到横断山脉东麓山岭的安西郡国的进兵路板。

    这时候,魔族还不断派出小股的精锐魔兵魔将,越过万涛河,渗透到人族防线的腹地,袭击凡民的村寨,以及破坏人族在万涛河、怒川河沿线修建的堤坝、驰道,引发洪水,冲毁凡民栖息繁衍的家园。

    面对魔族派遣精英战力渗透突袭的战术,陈海不得已将最精锐的王都禁营龙骧军化整为零,分散到从丹霞渡往西到海陵近四万里延伸的防御带上,依赖这个防御带上的两个都护府、二十四座军镇,跟那些从防御空档渗透进来的魔校、魔将,进行厮杀。

    万涛河、怒川江中下游,土地平阔、肥沃,是北陵凡民及宗族栖息繁衍最为密集的区域,三五千里纵深,却拥有上万座城池、村寨更是不计其数,有十数亿凡民昼作夜休于此,也是北陵郡国最为重要的种粮区。

    精锐魔兵魔将渗透袭杀,伤亡还相对有限,毕竟遇警之后,附近的人族防备力量也会即时出动,魔校魔校渗透进来即便放手滥杀,一年直接的凡民死亡可能也就在数百万之间。

    情形最为严峻的还是毁堤决堤所引发的洪水,令数以亿计的凡民,只能仓皇逃离家园,往北疏散。

    万涛河、怒川江的两岸堤坝,绝大多数都是泥堤,魔校魔将出手轰开一个小口子极为容易,再利用水势冲击,扩大堤坝的决口,随着上游水流滚滚而下,形成的洪水连绵不绝,冲毁农田、道路、屋舍不计其数。

    夏秋两季,水雨充沛,淹死的凡民也是不计其数。

    魔族使用此计,可谓极其阴狠。

    数以亿计的良田沃土被冲毁,数以亿计的凡民流离失所,再加上前期大规模的凡民,从北庭撤过来,北陵郡国内部的粮食紧张矛盾日益突显,处处饥馑。

    陈海能力再强,新立的北陵国内部再团结一致,内部还是面临着严重的危机。

    虽然每年能从燕州调运数千亿斤的粮食过来,也不能缓慢北陵国境界的饥荒,同时还耗占绝大部分的运力。

    十月末,寒流南卷,叶枯草黄。

    辟灵境以上修为的弟子,就差不多能做到寒暑不侵,但逃到岭山间躲避洪水的无数饥民,衣裳褴褛,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陈海对此也无计可施,因为他也变不出更多的粮食、衣裳。

    以陈海的修为,凌空日行万里都是轻而易举之事,但在高空飞来飞去,识不得凡尘之中的疾苦,即便是在洪泛区内,陈海还是习惯跟苍禹、宁婵儿带着扈卫,御骑而行,只是看得太多,这些繁琐具体到每一个凡民身上的苦难,他也无能为力去解决,只能敦促地方官吏体系更有效的运转起来。

    进入海陵城,陈海就看到见镇守府后宅方向笼罩在一片青色玄光之中,心里还觉得奇怪,左右没见敌袭,凭白无故将防御大阵启动,偏偏还就将镇守使府后宅数十亩大小的空间屏蔽住是做什么?

    陈海没有让城门校尉通报,在秦虎山、秦谦等人的陪同,与符思远、苍禹、宁婵儿,策骑直接往镇守府方向驰去。

    大概也是海陵镇守使及时感知到陈海他们进城,仓惶间撤除大阵,狼狈不堪的率领将吏出府相迎。

    看着眼前黑压压的一大群人,陈海阴沉着脸,他都能感知到镇守使府后宅里,那些舞伎歌女正仓皇的抱着琴箫躲入屋室里。

    眼前这个叫田崇畴的镇守将军,是元阳宗的太上长老,辈份比秦虎山还要高半截,这一次受封海陵侯——秦虎山对自己的师叔明知道陈海即将巡视海陵,竟然还启动大阵方便自己贪|淫享乐,也是相当的无比,却又难以说什么。

    海陵城既是万涛河防线西部最重要防垒,也是海陵侯田崇畴、田氏的邑都。

    烈帝秦冉搞分封之策,最大的弊端就是在于这里。

    陈海眼下除了将田崇畴叫到身前怒斥一通外,做不了其他事情。

    而对田崇畴来说,也是满肚子怨气、怨言,别人封邑侯国都在远离魔劫的腹心之地,他的邑城却随时都有可能被像荒古洪潮一般的魔物吞没掉。

    除此之外,海陵城的防守事务,还要受南镇衙门及下江都护府的指手划脚。

    “郡国将臣绝大多数都各守其位,但也有不少要职缺失,一直都没能找到贤才补上,我听秦都护说,田侯精通音律,参悟希音真意,本命法宝凤桐神琴也是当世罕见的音攻道宝,我就在想,郡国大司乐还缺贤才,田侯或可屈任!”陈海走到镇守使府的议事大殿里,走到中央玉案后坐下,不等田崇畴坐下,就直接要调换他的职事,也不容他拒绝,继续说道,“田侯你也不要说不乐意——诸河即将冰封,魔族发不发动大规模攻势,我们都要做好万全准备,海陵防御事处处漏洞,我要是坐视不管,继续留田侯坐镇此地,一旦丢城失地,到时候不得已要借田侯你脖子上的头颅以儆天下,田侯到时候恐怕会更加不乐意……”

    田崇畴一张老脸涨得通红,半晌才将胸臆间的怒火压下去,揖礼道:“崇畴谨领王旨,不敢不遵,只是崇畴前段时间修行出了些岔子,气息不稳,需要时间调养,三五年间恐怕难以到王都赴任效命,还请陈王宽恕!”

    “田侯想要再多调养三五年也无妨,”陈海也没有指望田崇畴再到北陵城就职大司乐一职,他过来就是要捋掉田崇畴海陵镇守使的职缺,换秦谦顶替上去主持以海陵城为核心、千里方圆内的防卫,转身又对秦虎山、秦谦说道,“海陵控扼山江,能守,则海陵往西到望海城两万里地无忧,不能守,北陵与安西的联络也将被切开,形势将陡然凶恶,东线御魔形势也将倍加严峻——秦谦,你身上责任不小,要小心魔族随时有可能轻兵突袭海陵。”

    “末将鞠躬尽瘁,非死绝不令海陵陷为魔域!”秦谦毅然说道。

    海陵距离万涛河的入海口,还有两万里地,隔河相望,则是横断山脉东北麓的栖凰岭,而海陵城所依、千里绵延的仙竹山,也可以说是横断山脉往北陵境内延伸的一支余脉。

    万涛河在栖凤岭与仙竹山之间,裂地西出,夹于山岳之间的河道既窄又险,又称断龙峡。

    塔山防线崩溃后,安西宗阀世族就弃地西逃。

    虽说原安西柱国将军府的辖域,都划为安西郡国之境,但安西防卫军的防线,差不多在南面的天梧山到北面的栖凰岭之间,形成南北长五万余里、利用山地险峻地形而得的一条垂直直线。

    栖凰岭是安西防卫军防线上的北部重镇,与海陵城隔河相望,也将北陵国自海陵城往西近两万里纵深的滨江海平愿,庇护在汹汹魔劫之外。

    由于海陵城与安西兵马的重镇栖凰岭唇齿相依,互为援应,又位于北陵万涛河防线与安西天栖防线夹立的最里侧,可以说是承受的防御压力是最小的,但事事没有绝对,魔族并非愚妄无知的蠢货,并不排除其出兵偷袭海陵城的可能。

    而且从海陵城渡河到栖凰岭,这一河段最为狭窄,最狭窄处不足三千步,铁索横江,铺设悬桥,也是目前北陵跟安西东北部衔接的要道。

    此时的安西郡国在天栖防线以西,还控制着南北五万余里、东西两万余里的地域,看上去还是那么的地广深阔,但可惜这一区域,绝大部分都是横断山脉高逾万丈、万仞的岳山峰岭,能供耕种的田地,可能就百之一二。

    塔山防线崩溃,安西几乎所有的宗阀世族子弟,三四千万人都逃入横断山脉之中,也有十一二亿凡民逃入横断山脉。

    安西郡国可以不考虑凡民忍饥挨饿,但安西防卫军三四百万兵马以及越朝增援的一百万精锐,每天所消耗的物资,特别是大宗的粮食、铁料,安西郡国目前也供应不了,一是依赖于越朝的供应,一是依赖于北陵郡国的援助。

    目前越朝每年有数百亿斤的粮食,主要都是走海路从望海城,然后进入万涛河的河道,一路运送到栖凰岭的西北角登岸;这要比翻越横断山脉最险峻的高峰运输过来,不知道要节约多少人力、物力。

    而北陵国每年两三亿斤的玄阳精铁,以及天机战械等其他物资,也是走陆路驰道,经海陵城与栖凰岭之间的悬桥,直接运送到安西防卫军手中。

    对此,陈海也是有满腹怨言。

    他更希望安西防卫军与越军,能从天栖防线后面杀出来,从天梧山、栖凰岭一线,往东推进七八千里沿茅镇山脉建立防线,不仅能令北陵郡暴露出来的万涛河防线缩短近一万里,茅镇山脉与天栖防线之间多平原沃土、能养凡民,就不至于安西每天都要饿死十万八万的凡民那么凄惨。

    凡民孱弱之极,安西防卫军又谈何从凡民中源源不断的汲取御魔新生力量?

    陈海这次过来,就是要见新册封的安西郡王、原安西柱国将军吕尚以及越朝援军统帅郑王刘汾,想要说服安西王吕尚、郑王刘汾的兵马能够东进。

    陈海早就看透了,依赖宗阀世族,或许能勉强保持防线不溃,但想要打反攻,将魔族驱逐出去甚至剿灭掉,则是远远不够的。

    陈海勒令北庭除紫虚宗之外的天鹤宗等三宗,将所辖兵马、子弟全部编入南镇,一举将南镇兵马扩大到三百万,但三宗的天位真君乃至道胎境强者,一个个都跟田崇畴一般,称病或找种种借口,都不愿意到前线统兵御魔,但是他们得烈帝册封,又老老实实将手下的普通将卒都交了出来,陈海还是拿他们没辙。

    甚至西北域三宗以及紫虚宗,愿意随姬江野、元周、奚同江、秦虎山站到御魔第一线的天位真君,也不足半数。

    烈帝秦冉的分封之策,不仅限制了陈海的权柄,也削弱了宗门势力。

    这也是妥协之后的无奈之处。

    海陵城乃是田氏邑城,撤了田崇畴的镇守使,使秦谦统领兵马,负责附近的防线,镇守使府就需要迁出海陵城,以免陈海、秦虎山不在这里坐镇时,秦谦会受田崇畴的牵制。

    入夜前,陈海就带着扈卫,在秦虎山、秦谦等人的陪同下,进入海陵城以东六百里外的一座防垒里,要求秦谦将这里经营成这一带防线的主城,让田崇畴继续留在海陵城里享受靡靡之音去。

    他现在也只需要田崇畴将手下的兵将都交出来,按照约定交纳贡赋,同意到战时他本人及田氏子弟、门下弟子接受征调就行了。

    “我们还是要尽可能说服吕尚及郑王刘汾,将防线往东移,到时候此地位于防线之后,可能军事上的压力会减轻许多,但你还是很多事情要做……”陈海入夜也没有休息,将秦虎山、秦谦等人召集起来议事,告诉秦谦,他希望以此城为基础,在仙竹山以东发展一个大郡,也希望此城能成为与安西郡国的交通要冲,成商旅往来的必经之路,也要将这里建营成天机战械的生产基地之一,最终变成万涛河防线最重要的后勤支撑点之一。

    议事到天明,晨曦将天地笼罩上一层天青色,安西郡王吕尚的使者才渡河过来见陈海。

    使者是吕氏一个道胎境中期子弟,进入大殿朝陈海揖礼而拜,说道:“有魔兵闯过铁梅岭,我家主公与郑王前往督战,抽不身来海陵城,特令耕书过来致歉——北陵有什么事情,与耕书商议也是一样的。”

    陈海眼睛盯住吕耕书,不发一语,过了半晌,才轻叹一声,说道:“吕大人渡河辛苦了,议事不忙于此刻,还请先到驿馆休息。”也不容吕耕书啰嗦,就让人将他带下去。

    陈海没有指望安西王吕尚及郑王刘汾能渡河过来见他,传书过来,是希望自己能到栖凰岭见他们,商议安西防卫军及越军能移师东进,没想到吕尚、刘汾躲到铁梅岭去,派一个名不见经传、不能决定任何事务的吕耕书过来敷衍他。

    “主子爷,这就算了?”计都扇动短小的翅膀,站在陈海的肩头,一副替陈海打抱不平的样子说道,“要不我去驿馆,将这个傲慢无礼的吕家子弟吸得骨销魂瘦,扔回到栖凰岭去?”

    陈海挥袖,让计都到一旁凉快着去。

    “吕尚、刘汾,还是不愿意在抵挡魔族冬季攻势时,承担更多的责任……”秦虎山叹了一口气说道。

    安西防卫军及越军能东移到茅镇山脉,北陵直接暴露出来的万涛河防线将缩短一万里,陈海就可以将有限的兵力,重点部署在东部,压力将减轻许多。

    吕尚、刘汾不愿意在这个冬季出兵就不说了,还如此傲慢的态度,也令陈海心头恼恨,他当然不至于让计都去戏弄男耕书,但也不想就此罢休,想了片晌,跟秦谦说道:“接下来的谈判,你负责跟田耕书接洽——就提两点要求:第一,安西形势目前也差不多安定下来了,之前北陵借援安西的物资及天机战械,他们应该拿法宝及防御法阵出来偿债了。北陵承受这么大的压力,断没有将这些巨量物资白送给他们的道理。他们倘若不答应,我们会直接扣押越朝经望海城运送过来的物资抵债,这次也只是通知他们一声而已。第二,所有越朝望海城运入栖凰岭的物资,北陵抽二成的安保费……”

    “这个,”秦谦担忧的问道,“会不会激怒吕氏跟越朝?”

    “哼,”陈海冷冷一哼,怒气冲冲的说道,“这些人在汹汹魔劫之前,如丧家之犬,除了败逃还是败逃,哪里有半分怒气跟不甘?我跟他们好言好语商议,他们当我卑躬屈膝在求他们,真是欠鞭子收拾他们——我就不怕,不靠他们,北陵郡国就熬不过这个冬天去!”

    说实话,现在安西郡国手里,陈海所能看得上的资源,也就是那些法宝、防御法阵了。

    过去这些年,西北域、北廷都始终处于御魔第一线,将领武官手里的法宝灵剑以及防御法阵消耗极大,而这些炼制起来极耗时间——以往,西北域将战场所缴获的魔校、魔将级以上、筋骨鳞皮能炼制法宝的尸骸,一方面抵充越朝借援西北域的物资,一方面从天南国、越朝换取法宝灵阵,但还是远远抵不上消耗。

    目前,北陵郡国融合七宗及北陵军的力量,所拥有万仙诛魔阵以上的天地防御法阵,仅剩最后八座,相比较战前,差不多损失了十之八九。

    而安西柱国将军府,虽然前期为御魔战事将数座防护大阵献给雍京,但毕竟没有跟魔族主力直接相战,就哗啦啦逃入横断山脉,手里至少还有五十余座万仙诛魔阵以上的天地防御法阵。

    之前陈海还撕不下脸,还指望跟安西防卫军并肩作战,但陈海这时候需要补充一批防御大阵,不从安西郡国头上敲诈,别人还真以为他软弱可欺呢!

    另外,这么大规模的御魔战事,越国、天南国都仅派出一百万精锐兵马参与御魔,甚至借援的物资日后还需要这边清偿,这一点陈海也极其不满,现在即便郑王刘汾代表越朝皇族直接将商议的通道堵死,陈海也就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

    令秦谦去跟吕耕书交涉,陈海也让秦虎山等人先去客舍休息,再过一段时间,万涛河、怒川江就将彻底冰封,到时候要没有行之有效的破冰手段,万涛河沿线的防御压力将令众人感受不堪重负,或许在整个冬季之前,也只有这几天能让人稍稍缓一口气。

    待秦虎山、秦谦等人都离开后,陈海单留下符思远作陪,又将都天魔印从储物戒中取出,令鸠真的元胎从里面出来,说道:“你这些年贪生怕死,为虎作伥,心里可曾有一丝愧疚?”

    “……”鸠真张张嘴,实不知道要说什么话,才能讨好到陈海。

    “鸠、季、姬三族子弟,虽然不能视为魔族,但体内皆有魔族血脉也是事实,留在海东大陆,难以宗阀所容,他们能效命于我,我许诺他们可以到海外择岛重立宗族,你可愿意率领他们出海?”陈海问道。

    鸠真难以相信陈海的话,沉吟半响才说道:“我的神魂根本在都天魔印之中,此时怕是难离北陵王左右。”

    “都天魔印,我暂时当然不能让你带走,但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出尔反尔,”陈海将都天魔印收入怀中,说道,“越朝之所以能够远离魔劫,无非是享受大崇的庇护,我此时也没有更多的手段,强迫他们承担更大的责任——你率领鸠季姬三族魔血子弟出海,我会调一批铁甲天机舰给你们,以后除了越国驶往望海城的海船,你们不得打劫外,其他越国的沿海城市,你就帮我去那里征收一点御魔税……”

    不要说鸠真了,符思远都有些傻在那里,没想到陈海会直接指使鸠真去当海盗,率兵马去劫掠越国沿海!

    烈帝秦冉可是听他说起陈海参悟浩然天道,以拯救天下苍生为己念,才同意陈海提出的分藩御魔之策啊!

    673a;4e0B;8f7d;app770B;4e66;795e;ff0c;767e;5ea6;641c;952e;8Bcd;ff1a;4e66;638c;67dc;app6216;76f4;63a5;8BBf;95ee;7f51;7ad9;.

类似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