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好链:提供网站快速收录强大反链各大知名网站
您好,请 【登陆】【注册】
今日热门:
您现在的位置:百度好链 > 小说 >

[综]论夹缝本丸的生存技巧_ 90.章090-笔趣阁

作者:网友投稿 发布时间:2020-12-08 19:36 浏览:
    这次有时之政府推荐的审神者过来的事, 沈瑶早就让鹤丸国永去和隔壁暗堕本丸打过招呼了。

    再怎么说,沈瑶不是那个本丸的人, 她只能帮忙推荐,也不能代替那些刀剑做主, 具体要怎么做, 还得看他们自己。

    而隔壁的暗堕本丸里, 对于这些已经经历过一次审神者发疯而暗堕的刀剑们来说, 他们确实不信任人类,也并不是那么想要一个新的主人, 但狐之助的努力他们也一直看在眼底, 它为了什么努力他们也知道,毕竟他们是审神者灵力支持化形的刀剑付丧神,如果一直没有人使用的话, 早晚会回归原型,慢慢消逝在历史的洪流中。

    然而从之前本丸那场劫难中活下来的刀剑, 确实就如苍筤所认为的,有种韧劲,也并不希望就这么默默无闻的消逝掉。

    况且,他们也知道这次为什么时之政府在不闻不问了他们这么久之后再次推荐来了审神者, 是的, 推荐,不是直接指派, 而是推荐了一位过来, 他们拥有拒绝的权利。

    这一切, 都是因为隔壁本丸的审神者的关系,别人是好意还是歹意,他们分辨得出。

    这些刀剑们,从没有想过像鹤丸国永一样离开这座本丸去隔壁本丸生活,他们知道鹤丸国永在隔壁过得很好,也知道三日月宗近早晚会去隔壁本丸,但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对于隔壁本丸的审神者,哪怕是看在她救过小狐丸,又是鹤丸国永现在的主人份上,他们也不讨厌她,但仅仅是不讨厌而已。

    这样的不讨厌,还不足以让他们主动去接触这位审神者,去成为她的刀剑。

    暗堕过的刀剑,骨子里就有一种冷。

    这种冷在鹤丸国永身上表现得还并不明显,但其实在三日月宗近身上已经有很明显的表现了,不然以这位老爷子接触沈瑶也不是一次两次,甚至跟她去找那把暗堕的鹤丸国永报过仇的经历,也不会直到那次改变历史之后,才和沈瑶的关系有了明显的进展。

    只不过虽然没有想过要成为隔壁审神者的刀剑,但对于她的好意,再加上自身的情况和狐之助的关系,他们也不会立刻连面都不见就拒绝这次会面。

    至于见面之后是什么样的境况,他们也不会看在这些的份上,哪怕不合适,也随意答应下来。

    这同样是在不为难自己的情况下,也不为难新来的审神者。

    在仅仅身为物的刀剑的时候暂且不提,在成为付丧神之后,他们手上没有沾染过无辜之人的鲜血,之前不会,之后也不会,这是他们底线。

    只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沈瑶竟然给他们找来这么一位如此特殊的审神者。

    戏精瑶无辜脸,不是我找来的啊,时之政府介绍的,不过我也觉得挺不错的啦。

    “时之政府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这是一个暗堕本丸。”走进隔壁本丸的大门后,苍筤看着生机勃勃,莺飞草长,怎么都没有丝毫暗堕郁气的地方,很奇怪的问沈瑶,“怎么没有丝毫暗堕之气?”因为本体是植物的关系,他对气息特别敏感,但走进来之后,怎么都只觉得这里生机盎然,很适合他生存,哪来什么暗堕之气。

    本来,苍筤都已经准备好可以洗刷暗堕之气的清气了,这还是特意回族里找族里的长老求来的,族里的长老还不怎么愿意给,竹子本身就带有清正之气,住久了自然可以净化本丸,哪里需要这种植物精华的清气。

    就这样,还差点被苍筤拔掉两根胡须。

    别小看这个胡须,作为一个千年成精的老人参来说,每根胡须都是价值连城啊,老长老哪里舍得,为了保护自己的宝贝胡子,只能一脸肉痛的给了苍筤,还一再叮嘱苍筤慎用慎用。

    毕竟这种清气净化过的环境,是很适合植物生存的,对于有些生命力顽强的植物倒是无所谓,对于有些精贵的,可就很难得了。

    苍筤不是特别精贵的植物,但也不是个会亏待自己的,他觉得用来洁净自己以后可能要长住的地方简直不能太划算了,而且也相当遵循长老的教诲啊。

    不过没想到好像用不上了。

    “哦,这个啊,之前确实有暗堕的郁气,”沈瑶答得很大方,虽然没有邀功的意思,但她也不会隐瞒,“后来我怕新来的审神者住得不舒服,就帮忙清理了一下。”人家审神者也是来就任的嘛。所以沈瑶虽然动用了大量力量,让她之后回去也因为灵力透支不舒服了一阵子,但沈瑶觉得还是很值得的。

    苍筤看了沈瑶一眼没说话。

    沈瑶莫名其妙脸,这是怎么了?

    于是在她还不知道的时候,竹子精对她的好感度又提高了一分。

    之后苍筤和隔壁本丸刀剑们谈了些什么沈瑶不知道,她到底是外人,也不适合去旁听打扰,只要静静的等候结果就是了。

    不过这一等就等了很久,苍筤和隔壁本丸的刀剑们谈了很长时间,再之后出来就告知沈瑶,刀剑付丧神们大部分都同意了,他也准备好来就任了。

    对于这么一个拥有清正之气的竹子精,沈瑶其实还挺满意的,虽然说话直白了点,但至少没有什么拐弯抹角啊。所以来之前她其实就已经倾向于同意了。

    再加上苍筤见过这些刀剑之后自己也满意,隔壁本丸的刀剑们也同意了他入主本丸,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至少现在看来,苍筤真的是好之又好的选择了,至于之后会怎么样,沈瑶表示,她又不是神,她都不能保证自己之后怎么样呢,哪里能保证得了那么多。

    苍筤要正式入驻沈瑶的隔壁本丸,之前他拜托沈瑶的事,也提上议程。

    因为作为本丸之主,他要给刀剑付丧神们和整个本丸提供灵力支持,所以苍筤要把自己的本体移到本丸里面来。虽然他不是娇弱的花草,而是坚韧不拔的竹,但对于植物来说,挪动本体到底也有些伤。

    俗话都说,人挪活,树挪死。

    苍筤这种已经成精很久的竹子,倒不存在挪死的情况,不过也会对他有不少损害。

    所以苍筤拜托沈瑶的事,就是看上沈瑶和他相合的灵力,在他移动好自己的本体后,用相似的灵力‘浇灌’他的本体一下,这样会让他能立刻恢复。不至于要一边支撑本丸的运作和刀剑付丧神们的日常,一边默默的养伤。

    想想都觉得很虐。

    既然都是隔壁邻居了,沈瑶当然并不吝啬帮这个忙,况且她还要拐走隔壁的三日月呢。

    在问明需要的灵力是她能负担的之后,苍筤搬家这天,沈瑶就来帮忙了。

    “诶?你的本体呢?”沈瑶左看看右看看,都只看到苍筤一个人衣袂飘飘,翩然若仙,完全没有看到需要自己帮忙浇灌的本体。

    苍筤同学说话还是那么直接不动听,不过也同样有趣,“难道你以为我会扛着自己的本体来搬家吗?”

    沈瑶在脑海里脑补了下苍筤说的画面,如此脱俗的竹子精扛着一大根竹子,立刻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觉得隔壁本丸的审神者真的是个超级有趣的家伙。

    连说冷笑话的时候也是。

    在隔壁本丸,因为审神者的入驻,沈瑶终于见到了这个本丸其他还存在着的刀剑。

    没有仔细看,只是大致溜了一眼,沈瑶也为前审神者的欧气而咂舌。

    听说这位审神者疯了之后,自己折断了不少刀剑,后来有些刀剑又因为杀死自己的审神者,跳了刀解池。

    这么折腾来折腾去的,还能留下这些,简直让沈瑶不能不吃惊。

    她本来一直以为,这种恍若鬼屋的本丸,大概没住多少刀剑,现在一看,至少狐之助之前见她第一面的时候有一句话没撒谎。

    留下的基本上都是稀有刀,而且数量还不少。

    看来这位前审神者,只怕不但有全刀帐,而且稀有刀每一振都有好几把吧。

    然后,在这些刀剑之中,有一把小狐丸,向着沈瑶遥遥行礼。

    沈瑶一下就认出来,这不是那咬了她的野狐狸吗?虽然三日月宗近已经代他道歉了,连欠的人情都还了,不过看到沈瑶,小狐丸还是比其他刀剑多了几分礼貌。

    人家有礼貌,沈瑶也不失礼,朝小狐丸点点头,表示已经看到了。

    至于对苍筤这个新任审神者,这些刀剑们虽然谈不上有什么亲热的感觉,不过礼貌还是足够的,比如知道他今天正式就任,全部都出来迎接他了。

    苍筤其实本身也不算特别自来熟的人,他本体虽然清正,但也有些清冷,现在这种距离他觉得刚刚好。

    反正之后有的是时间慢慢熟悉信任。

    在苍筤选定的背风向阳处,只见他伸出手,掌中就多了一段奇特的竹子。

    这截竹子不同于其他仅仅是碧绿的竹子,它嫩黄色的竹竿上,每节生枝叶处都天生有一道碧绿色的浅沟,位置节节交错,一眼望去,如如同金色斑斓中镶嵌着块块碧玉。

    “是金镶玉竹啊。”沈瑶有个以竹为名的好友,自然一眼就认出来了。

    “你倒挺有眼光的。”别怀疑,苍筤真的是在夸奖沈瑶,虽然说得像讽刺。

    不过沈瑶这家伙也不弱,像来脸皮厚得很,哪怕是讥诮也能听成夸奖,所以立刻点头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那当然啊,我向来眼光好,不然为什么时之政府推荐你来,我立刻就答应了呢。”

    苍筤一本正经的点头,“虽然你之前拒绝接收这个本丸是眼光不好,不过看来这段时间眼光进步了不少。”

    沈瑶有些害羞的指头点了点脸,“人家长大了嘛。”

    众刀剑:怎么觉得自家新主人在面对隔壁本丸的审神者的时候,画风都不一样了,是不是错觉啊?

    倒是三日月宗近习惯了沈瑶的作风,见状也是提袖掩唇而笑,看来是个新来的审神者是位不错的人呢,甚好甚好。

    是说,老爷子,你是从哪里看出来的啊,难道是因为新来的审神者和沈瑶画风有时候同样清奇?

    苍筤将那截竹子插下之后,那竹子立刻就落地生根,片刻之后就已经成长为一株挺拔的竹子,这才是苍筤本体的真面目。

    而就在竹子生根发芽的时候,因为大量灵力的流失,苍筤原本虽然白皙,却看起来很是健康的脸色苍白了些许。

    强忍着不适感,苍筤朝沈瑶点了点头。

    沈瑶明白苍筤的意思,手里的指铃开始聚集灵力,下一刻,汹涌的灵力顺着竹子的枝叶,流入根系之中,再从根系里反馈回枝叶,等沈瑶的动作结束后,本来风姿卓绝的青竹尽显苍翠欲滴,生气蓬勃。

    苍筤的脸色也恢复了正常,他朝沈瑶行了礼,“谢谢。”

    “不用谢。”沈瑶摆了摆手表示并不在意,不过倒是另外有件事,“你的本体就种在这里会不会有危险啊。”毕竟是植物,看起来也不那么厉害的样子,如果是朵霸王花,沈瑶才不会问呢。

    苍筤微微勾了勾唇角,“你尽可以试试。”他是喜好阳光的植物,既然敢把本体大大方方亮出来,自然有自保的手段。没有他的允许,无论是谁,想要碰到他的本体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况有什么危险了。

    而如果真的走到了威胁他本体的那一步,他把自己的本体藏到那里都没用。

    沈瑶也就是顺口关心下邻居的安全问题,既然人家都说了没问题,她也不会手欠的非要去试试人家的底线。

    倒是苍筤恢复过来之后,多看了沈瑶手上的指铃一眼,虽然之前他也察觉到她手上的铃铛不是凡物,但这家伙好奇心并不重,而且也不熟,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现在看到沈瑶使用,却突然觉得有些眼熟,似乎是听族里长老提到过这么一串铃铛。

    沈瑶也是相当敏锐的人,注意到苍筤的异样,立刻就抓住机会,“你见过我的指铃?”

    听见沈瑶询问,又是才帮过他忙的人,苍筤倒没有拒绝,而是点了点头,“好像有点熟悉。”但他也不敢肯定就是。

    沈瑶简直是惊喜了,“那能不能麻烦你帮我看看,我正在查这个铃铛的来路,之前因为某些事铃铛裂了一颗,我在寻人修补。”

    苍筤仔细看了看沈瑶的指铃,“记不太清楚了,我要回去问问族里的长老,你能等吗?”

    沈瑶笑了,“已经很感谢了。”本来就是请人帮忙,哪里还好意思挑三拣四呢。

    向苍筤道过谢后,沈瑶就准备离开了。

    既然让她帮忙的事她已经做了,苍筤也顺利就任了,沈瑶也知道新审神者上任自然会有很多事情需要做,再加上他本身接手的是个二手本丸,所以不宜在此时多做打扰。

    沈瑶告辞,苍筤也没挽留,他确实还有些事要做,还有,既然之前都已经说好,他自然毫无疑义的让沈瑶带走了三日月宗近。

    是的,三日月宗近,恭喜沈瑶,终于捞到了日思夜想的这把刀。

    所以从隔壁暗堕本丸,不对,现在已经说是隔壁本丸了,人家有新的审神者,很快就会把那些暗堕的刀剑逐步洗白的。

    从隔壁本丸出来,沈瑶的笑容就没断过,铃铛的事有消息了,还有三日月宗近,现在是自己的刀,拖着手就可以撒娇了。就是,感觉真的很不容易啊。

    有时候人就是这么奇怪,宁愿路阻且长,也不愿意要唾手可得的。

    不过也许就是人之所以为人,就在于不能如机器一般什么都精确算计吧。

    嗯,也挺好的。

    看沈瑶这么高兴的样子,三日月宗近缓步跟在沈瑶身边,嘴角含着清浅的笑意,目光一直都萦绕在新主身上,眼底的月色温柔得如同氤氲着水光。

    “爷爷啊,”沈瑶这家伙脸皮向来厚,既然是自己的刀,那么敬称自然就省略了,反正她也跟三日月宗近这么熟了嘛,“明天我就带你去时之政府。”

    本丸之间的刀剑是不允许私下交易的,哪怕是领养无主的刀剑也需要向时之政府汇报,得到批准之后才可以。当时沈瑶领养鹤丸国永就是走的这么一个程序,打了报告上去的,仅仅靠鹤丸国永自己跑来可不成啊。

    所以虽然现在各方面都默许了她带三日月宗近回家这回事,不过还是要去时之政府报备一下走一下程序,而且三日月宗近身上的暗堕之气也得洗刷掉。

    三日月宗近明白的沈瑶的意思,闻言就含笑点了点头,“如主君所愿。”作为终极的自我主义者,又经历过这么多事,他脸皮难道还会不如沈瑶,自然改口也就改得顺溜。

    “哎呀,”这一句主君听得沈瑶心花怒放,“虽然暗堕之气洗刷掉比较好,但是还是有点可惜。”

    “可惜什么?”三日月宗近偏头看向沈瑶,长发便顺着肩头滑落而下,平添几许温柔。

    沈瑶笑嘻嘻的伸手握住一撮头发,“头发啊。”她喜欢三日月宗近长发的样子,有种不同于其他三日月宗近的惊艳和绝色,“如果洗刷了暗堕之气,这头发也要剪短吧。”想想都觉得很是可惜,不过她又不能任由三日月宗近继续被暗堕之气浸染,他眼底的月色,还是适合清风朗月的明澈之感,而不是被血腥污染的色泽。

    三日月宗近由着沈瑶抓了自己的头发,甚至调整了姿势,让沈瑶能拉得更顺手,自家主君当然要宠着,没毛病,“头发不会随暗堕之气的洗刷而变短的。”言下之意,如果沈瑶真的希望的话,他仍旧可以保留这一头长发。

    沈瑶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还趁机使劲摸了两把,然后有些惋惜的放开,“还是剪短吧,不好打理。”

    她是见过唐筱家三日月宗近的,那种尬笑帝老年痴呆的样子,吃个饼都要唐筱顺手给他拍掉饼屑,哪里感觉有半分生活能自理的样子。她家这把三日月宗近啊,已经因为生活在那样一个本丸里,又负有太多的责任,自己能做太多的事情了。

    她虽然并不想这把三日月宗近也变成唐筱家三日月宗近的那种样子,但对比起来,太过于独立的样子,总觉得让人有些心疼。

    “哈哈,确实不太好打理。”三日月宗近笑了几声,眼底渐渐浮现出些许温柔的神色来,话也说得相当的余音袅袅,“不过如果主君愿意帮忙的话,也不是那么麻烦的事。”既然都跟沈瑶回本丸了,能和主君多几分亲近的事,他又怎么会放过。

    这把三日月宗近,可不比其他本丸的老年痴呆尬笑帝,暗堕过的刀剑,对很多事并不在意,又对很多事比其他刃更加在意,更何况三日月宗近本就是把非常聪明的刀,不过因势利导而已。

    可是偶尔三日月宗近也会忘记,他的新主君画风清奇,沈瑶这家伙本身就是个翻脸如翻书的戏精,还常不按理出牌,当时她怎么对待三日月宗近缠在树上头发的。

    所以听到要叫她帮忙,沈瑶也立刻就不说什么可惜的话了,斩钉截铁就开口了,“剪了吧,马上就是夏天了,剪了清爽凉快。”

    也不怪沈瑶,要是她能帮忙的,她肯定就帮忙了,但是谁叫自从她到本丸之后,没有了吹风机,她自己的头发,都已经交给蜂须贺虎彻处理了。如果不是有点舍不得留了这么久的头发,只怕她自己都会先一刀咔嚓了。

    沈瑶其实自己是不在意披着湿发跑来跑去的,没办法啊,没有吹风机,只能用毛巾擦擦能有多干,但架不住总被二姐念叨。

    大概是因为又是初始刀,又经常担任近侍,还和主人关系非常好,沈瑶本丸里的蜂须贺虎彻比烛台切光忠的老妈子属性还要重。沈瑶这家伙有一点比较好,虽然本身意志很坚定,但只要对方说得对还是对她好,她还是会听,所以这样循环下去,蜂须贺虎彻的老妈子属性,越发严重了。

    而且,自从浦岛虎彻来了之后,知道沈瑶没有选其他难入手的刀剑,比如那把据说会带来幸运的物吉贞宗,而是选了浦岛,知道沈瑶是因为什么的蜂须贺虎彻感动得一塌糊涂,那种属性更是泛滥得一发不可收拾,大有淹了本丸的架势。

    三日月宗近怔了怔,随即大笑出声,这个样子,才是他的新主君啊。

    笑过之后,也就不在提头发的事,而是另外换了话题。

    春意正浓,一路走来,一人一刃说说笑笑,连拂面春风都似乎带上几分温柔的味道。

    在临近本丸的地方,太刀在夜晚虽然眼瞎,但白天怎么也比沈瑶侦查值高得多,只见三日月宗近随意的望了一眼之后,突然停下了正在和沈瑶探讨的话题,“主君,似乎有人在等候你呢。”

    “嗯?”沈瑶有些奇怪的顺着三日月宗近的视线望了过去,随即脚步一顿,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真是阴魂不散。”

    怎么是你,怎么又是你?

    原本的好心情在看到隔壁本丸的审神者和她家的三日月宗近堵在门口的时候,怎么也要下调几个百分点。

    “主君,这两位……”三日月宗近没有见过隔壁本丸的灵力大佬,不过他相当敏锐,察觉到空气异常流动的灵力和这把三日月宗近不同寻常的强大,“是你隔壁本丸那位?”只有那位审神者,才能养出这么强大的刀剑。

    “是啊,”对于三日月宗近能看出这两人的来历,沈瑶并没有什么惊讶,她家爷爷就是这么聪明,骄傲脸,“他们大概又是为了鹤丸国永的言灵那件事来的。”

    当时是三日月宗近陪着沈瑶去找的那把鹤丸国永,他哪里能不知道言灵是怎么回事。不过三日月宗近也是相当会说话的,唇角一扬,别样的温柔,“让那把鹤丸国永有所顾忌难道不是好事吗?他们是觉得言灵的力量不够强,所以要请主君帮忙加强的吗?”

    沈瑶为之侧目。

    三日月宗近看起来还是那么明朗的样子,眼底浸透了血腥之色的新月也能明澈若水,从他以前‘欺负’小狐丸的时候,就可见坏心眼非同一般,现在又因为改变历史的事情跟着沈瑶混了段时间,坏心眼再加上也挺喜欢演的,只怕哪怕是到了沈瑶的戏精本丸,也是有好一番热闹的。

    不过也不怕,沈瑶家的刀剑喜欢热闹嘛。

    看着三日月宗近话说得那么温柔的样子,沈瑶一下就笑了出来,随即露出惋惜的表情,“可能是吧,可惜我只能忍痛拒绝了。”真以为她不会向时之政府投诉吗?还是觉得不在乎她向时之政府投诉之后的处罚呢?

    在沈瑶和三日月宗近说话的当口,隔壁本丸的审神者和三日月宗近也看到了沈瑶他们。

    见到沈瑶,隔壁本丸的审神者立刻就迈步跑了过来,到沈瑶面前就露出凄楚的表情,“求求你了,审神者大人,求求你救救鹤丸吧。”

    她,也是没有其他办法了,才会在沈瑶明确拒绝之后再来找沈瑶的。

类似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