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好链:提供网站快速收录强大反链各大知名网站
您好,请 【登陆】【注册】
今日热门:
您现在的位置:百度好链 > 小说 >

极品灵道_ 第八十二话 猎物上钩了-笔趣阁

作者:网友投稿 发布时间:2020-12-09 14:50 浏览:
    关上房门,常欣长长地松了口气,一只紧绷着的脸也渐渐缓和了下来,生气开始在她的神色中展露,不过片刻,原本病恹恹的她,变得神采奕奕。

    小姨笑着赞叹道:“我觉得你可以转行去做演员,如果是你演的戏,我会很乐意去看的。”

    常欣并不在乎小姨的赞叹,她美丽的瞳孔依旧被阴云笼罩,这已经持续很久了,自从,那场家里的变化开始。她坐在床上,说道:“谢谢,我平时除了做模特,也会接拍广告,最近也有娱乐公司来和我谈过,说不定我真的会进军娱乐圈,但这些都不是我们今天的重点,不是吗?”

    小姨点点头,说道:“是的,我只是希望你能稍微放轻松一些,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

    “什么意思?”常欣听不懂小姨的话,但她却能感受到这句话背后莫大的同情。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她可不觉得现在的自己或者未来的自己需要一个只见过两面的女人的同情。

    小姨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略有深意地笑了笑:“一切还要等你的父亲回来,我才可以做决断,现在,我觉得我们可以来盘王者,慢慢等待。”

    能这么一本正经地说出这种话,除了小姨,张月觉得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了。为了避免尴尬,他只能默默地低下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常欣也凌乱,小姨竟然真的在她眼前拿出了手机,十分诚恳地点开微信,问道:“你扫我还是我扫你?还是……”

    “等等等……”常欣连忙阻止了小姨继续说下去,“你们今天来不是帮我解决问题吗?我希望我的家庭能回到以前那个样子,哪怕母亲不再年轻。我不想再看到那个奇怪的血色珠子,更不想看到父亲奇怪的举动,你知道吗,我每天都面对着一束极为刺眼的光,但那一点都不温暖,因为我无时无刻地都能感受到光后面的阴影渗透出来的冰冷,血腥。”

    小姨有些失望,只好收回手机,说道:“我刚才说过了,我们还得见见你的父亲。”

    “你们不是道士吗?不是可以在别人家里那个司盘……”

    “那叫司南。”

    “额……好吧,拿个司南转几圈,然后贴几道符什么的,用来驱邪就可以了吗?”

    张月和小姨凌乱了,他们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真的会被人定义为道士,而且是在这样的场合,被这样一个美丽的女人。

    张月沉重地叹了口气,他觉得他有必要说些什么,因为小姨已经彻底呆住了,明显她不能从常欣的清奇的脑回路里转出来。他很无奈,为什么他会面对两个脑回路都不正常的女人。

    “那不是道士,那多半是骗子。你放心吧,我们会帮你把事情解决的。但是……”张月欲言又止。

    常欣逼问道:“但是什么?”

    “我们会把光撕裂,让你看到真正的阴影,告诉你所有的事实。甚至把阴影驱除。但是,我们不保证你愿意接受那样的生活,没有光,也没有阴影的生活。”张月斟酌着语句,引用了常欣的说法,说出一段神神叨叨的话语。

    常欣叹道:“能够脱离现在的生活,我已经很满足了。既然这样,那我就相信你们一次,反正除了你们多半也不会有人信我。警察都会把我当成疯子。”

    小姨不依不饶地拿出手机,问道:“那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说着,手机响起一阵熟悉的女声“欢迎来到王者荣耀”。

    张月摇了摇头,说道:“我打辅助。”

    “我……我,只会打野……”

    ……

    长生有点紧张,没来由的,仅仅是叶挽虹发来的一条短信。家里来客人了?这似乎是很平常的事情,可正在工作的常生,额上渗出细密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

    “只是客人而已。”常生擦了擦汗,起身去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

    他相信自己没有露出马脚,他承受着所有光芒背后的阴影和血腥,家里的两个女人正在享受着他牺牲后换来的幸福。只是这仅仅是他个人的想法,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去问问常欣。

    今天,常生不用加班,他下班很早,可是他有点不愿意离开了座位。那条短信还是像刺一样卡在心口 ,这种感觉说不清来由,也许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规避危险的本能直觉吧!

    待得同事都走完了,他才无奈地收拾东西离开了公司。搭上公交车,他依旧心怀忐忑,不知道那所谓的客人会是什么人。如果一切风平浪静则好,如果风大了点,平静起了波澜,哪怕只有一丝,他始终紧绷的神经也会断掉,那个时候他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

    公司离家并不远,不过十来分钟,他依旧站在了家门口。犹豫了一会儿,常生调整了一下面部的表情,尽量让自己的肌肉放松一些,这样看起来会给人一种和善的感觉。他敲响了家门。

    “亲爱的,你终于回来了,比我预计要晚一些,大家都在等你。”看到常生英俊的脸,叶挽虹非常高兴,她一直都是这样,让人感到有些过于夸张。

    叶挽虹挽着常生的手臂,与他站在一起,面带微笑地看着饭桌上乖巧的年轻人们。她的神色带着些许得意,仿佛自己是全世界的最幸福的女人。常生也是微笑着,只是那笑容带着些许勉强和疲惫。

    小姨笑道:“叔叔好。”

    张月也跟着了问好,语气平淡,但至少不失礼数。

    “叔叔真年轻,真不敢相信您是我们的长辈。”小姨笑道,神色间看不出丝毫的恭维,仿佛这是发自内心的赞叹。就连张月都有些摸不清了,小姨这是真心话还是客套话。

    常生谦逊地摆摆手,说道:“哪有,心态年轻一些而已。今天很高兴,你们能来看看欣儿,她最近身体一直不太舒服,有你们的关心,她会好得更快。”

    官方的让人乏味。张月心里暗道,像是听讲座一样,听着这些对话,如果不是有饭桌上的美味佳肴,他或许已经睡着了。

    这顿饭很快就结束了,一切都很平静,寻常。没有任何出奇的地方。然后就像进行例会议程一样,张月和小姨在叶挽虹的热情挽留下向他们告别,

    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常生心里一直吊起的大石总算是放下了,他从未感觉如此疲惫,当家门关上那一刻,他竟然有点昏昏欲睡了。

    他倒在沙发上,想脱掉西装去洗个热水澡,早点上床休息。可是当他触碰到衬衫胸口的口袋时,他愣住了,那里似乎有张纸条。

    他看了看四周,常欣已经回房休息了,叶挽虹正在厨房收拾残局,客厅里只有他一个人。常生没有再思考太多,他连忙拿出纸条打开来看,刚落下的大石瞬间又举了起来,堵在他的心口,让他一阵头晕目眩,世界在他眼里似乎倒转过来一般。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缓过神来,用力地拽着那张纸条。一股巨大而隐晦的力量从掌心处喷出,将纸条震得粉碎。

    纸条上只写了一句话,“你的妖气和血腥味真难闻,龟先生,”字迹有些潦草,但却不失美观,写这个字的人是一个有些随性的人。想来也只有这样的人,才会写出这么失礼数的话。常生心想。

    ……

    小姨呆呆地看着张月,神色带着怀疑,就连语气都充满了不可置信,“你真的给他写了这么一句话?”

    张月点点头,也不说话,只是平静地看着小姨。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呆月,我以为你很纯良的,怎么会说出这么刻薄的话?”小姨摇摇头,表示自己依旧无法相信。

    张月面无表情地问道:“不是要吓吓他吗?我觉得这个激将法用的不错,有什么问题吗?”

    小姨愣了愣,问道:“激……激将法?”

    “嗯!”

    不知道常生听到了张月的话,常生会怎么想,那个随性的人只是用了一个很平常的激将法,并无他意。心理复杂的人,总是把其他人也想得复杂。

    张月和小姨没有回镜司,而是在附近随便找了家奶茶店坐着。现在,他们正安然地喝着奶盖,等待猎物落网。

    妖的鼻子一般都很灵,凭借纸条上的气味,常生很轻松就能发现他们。想要引诱猎物,要么给予猎物足够的诱惑,要么给予猎物足够的威胁。而张月下的套,不仅是危险,也是巨大的诱惑。一个能看出常生本体的人,定然不是凡人,这种人的血肉更补。

    常生按捺不住了,威胁和诱惑激起了他作为妖的本能,他甚至没有给厨房里忙碌的妻子打声招呼,便匆匆离开了。

    张月睫毛微动,笑道:“差不多可以结账了,龟先生出门了。”

    “我想我们还需要一个观众。”小姨拿起手机给正在编辑一条短信。

    “确定吗?她是无辜的。”张月按住了小姨的手。

    小姨抬头看了一眼张月,笑了笑,说道:“但是她有知道一切的权利。至于最后,她能否接受,就看她自己了。说实话,我真的觉得她会是个好演员。如果她不是遇到了这样的父母,我会成为她的粉丝。”

类似网站: